http://www.qifengling.com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迎来第一架飞机

  

  校飞飞机从首都机场起飞

  

   校飞飞机在大兴国际机场落地

  第一次,中国民航的飞机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起降。

  第一次,人们见证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跑道上的首条航空器轮胎印。

  1月22日10时10分,一架尾翼上涂装着五星红旗的奖状680型飞机,平稳降落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西一跑道上。

  两年前,也是在这片土地上,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强调“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

  匠心独运丹青手,金凤展翅筑梦行。两年来,数以万计的建设者,凝聚起战胜一切困难和挑战的磅礴力量,构筑起北京“一市两场”的新格局。飞行校验标志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从地面基础设施建设阶段正式向“飞”起来的阶段迈进,进入验收移交阶段,机场建设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

  历史,在每一个人的参与和见证中被不断创造。

  完美的飞行

  “北京放行上午好,校飞001,停机位校验坪,大兴机场校验,请予放行”。

  9时28分,在得到空管指令后,执行校验的飞机顺势而起,从首都机场飞往67公里外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投产校验是机场开放和航路运行的基本前提,目的是保障通信、导航、雷达等设施设备符合运行标准。若机场的导航、助航、通信设备未经飞行校验,信号可能不准确,飞行安全存在极大风险。作为我国目前规模最大、跑道数量最多的机场,确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产运行后的安全至关重要。

  从临时搭建的高达6米的空管移动指挥车,到集纳各种地面信息保障功能的应急指挥车,民航局局长冯正霖一一检查,谆谆叮嘱:“空中建设是大型国际机场建设最重要的环节,希望大家凝心聚力,精心、精细、精准,确保飞行校验万无一失”。西一跑道南侧,民航局副局长董志毅驻足远眺,无数盏节能明亮的LED助航灯光闪亮着,以最饱满的姿态迎接即将到来的“飞行客人”。机场西侧围界、下滑台设备、安检监护处……各路督导组事无巨细,确保安全“眼里容不下一粒沙”。

  9时50分,校验飞机划破云层迅速地俯冲下来,到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上空。

  机舱内,民航局副局长吕尔学紧盯着飞机校验台上的各项参数,凝视着飞行校验最为关键的环节。机长魏刚手握操作杆缓缓向后拉,精准地将飞机控制在距离跑道约15米的上空,配合来自地面导航设备的信号,校准检测部分参数。另一头,管制员密切关注着校验飞机的飞行姿态,全力指挥引导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首位“飞行客人”。

  “校飞001,大兴塔台,修正海压1020,地面风显示320,2米每秒,跑道17L,可以落地。”经过了一次通场飞行,管制员向校验飞机发出了这条意义非凡的管制指令。

  10时10分,校验飞机机翼内部照明灯亮起,飞机自北向南平稳降落。

  顿时,整个机场沸腾了。“飞得太漂亮了。”瞭望台上,冯正霖动情鼓掌,人们或相拥、或欢呼、或凝视,分享这份喜悦。

  历史的印迹

  飞机继续沿着预定轨迹,缓缓滑行、停稳,欢迎人群簇拥而上。舱门打开,耀眼的阳光泻入,身着制服的机组成员依次走下舷梯。“祝贺你们圆满完成校飞任务!”冯正霖快步上前与飞行校验机组成员一一握手,关切地询问机组领队:导航设备怎么样?跑道是否能够满足运行条件?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欣慰地点头,为机组献上鲜花,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接过花束,魏刚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他驾驶着校验飞机圆满完成过永暑礁等南海岛礁新建机场校验任务,飞抵过一座又一座海拔4000多米的高高原机场,但这次飞行压力依然不小。不同于以往的飞行校验任务,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是我国目前规模最大、跑道数量最多的机场,特别是要在北京首都机场和南苑机场航班量较大的复杂环境下完成多套设备的校验,任务量大,周期长,要求高,难度大。既要降低对航班的影响,又要提高校验效率,魏刚和同事们选择把困难留给自己。他们提前1个多月就制定了详细预案,周密部署、多方协调。此时此刻,看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跑道与飞机轮胎留下的那道“吻痕”,一切付出都如此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