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qifengling.com

作为家长 该怎么跟孩子聊爱情?

  要学会如何对孩子进行正确的“爱情教育”,首先得知道孩子眼中的爱情是什么样的?来看一组国外关于爱情的调查问卷,接受调查的孩子们对9个爱情问题的回答,其中不乏“治愈系”高手和犀利的“段子手”,个个萌翻众人。

  1.合适的结婚年龄是多少岁?

  84岁吧。那时候什么也不用做,有好多时间彼此相爱。

  ——朱迪,5岁

  等我读完幼儿园,就得开始考虑为自己找个妻子。

  ——汤米,5岁

  2.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是怎样发生的呢?

  我听人说,这和身上的味道有关。大人们都很喜欢用香水。                   

  ——简,9岁

  我想大概会被一支箭之类的东西射中吧……应该不疼的。                  

  ——哈伦,8岁

  3.爱上一个人的感觉会是怎么样的?

  会像发生了雪崩,你得拼命地向前跑,不停地跑。

  ——罗杰,9岁

  如果会像学拼写那么麻烦,我可不想试。太花时间了。

  ——里奥,7岁

  4.要成为一个好的爱人,应该有什么条件?

  起码得会签支票。就算你有好多好多爱,也得付好多账单。                  

  ──爱娃,8岁

  5.怎么让别人爱上你?

  告诉她你有好多糖。        

  ——阿朗佐,9岁

  请她吃饭吧。一定得是她喜欢吃的东西。我自己就很喜欢吃法国菜。              

  ——巴特,9岁

  6.怎么判断在餐厅里吃饭的两个大人是不是在恋爱?

  看看是谁付钱。谈恋爱的男人都愿意付钱。

  ——约翰,9岁

  7.当一个人说我爱你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

  她没准在想:爱是爱,不过最好他能勤点洗澡,至少一天一次。                 

  ——米歇尔,9岁

  8.应该在什么时候亲吻自己喜欢的人?

  我可不想在别人面前这样做,会很害臊的。不过如果没有别人看见,我可以考虑亲一个好看的男孩……一两个小时就够了。                  

  ——凯丽,9岁

  9.爱情怎样才能持久?

  多花一点时间,不要老是想着上班。   

  ——汤姆,7岁

  别忘了她的名字……那样会把事情弄糟的。

  ——罗杰,8岁

  虽然这里所说的“爱情教育”的对象并非不满10岁的孩子,但事实上,作为进入青春期后有强烈自我认识的青少年,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也并不能完全了解爱情的复杂性。由于对社会的认识有限,他们更容易走极端,要么认为爱情就是桃花源,可以融化一切烦恼;要么认为爱情是罪恶之源,必须拒而远之,这些都不利于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对此,青少年心理专家

  认为,爱情就像阿甘手中的那盒巧克力,每一块的味道都不相同。当一份爱情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用健康积极的心态对待它、拥有它、享受它、珍惜它;当它要离开的时候,微笑着目送它。家长请告诉孩子:爱情,永远都是上天送给人类最美好的礼物!

  当然,家长要成为孩子最佳的“爱情向导”,首先需要与孩子建立相互信任,同时注意以下几点方式方法。

  要沉着理性应对

  感激孩子愿意告诉你,即使你心里很反对,也要让孩子觉得你很健康地在看待这件事;当下不要太快反应,别立刻表示反对或直接当爱情军师;不要立刻问对方条件和家世,免得让孩子感觉你在做外在条件评断。

  分享自己的恋爱经验

  若父母经常高高在上,孩子会觉得不易亲近。如果父母告诉孩子自己也曾经跌倒过,会让孩子学到爱情是人生一门大学问。父母也可以在经验分享时,提醒孩子从“关怀、责任、尊重和了解”去检视自己的爱情。

  如果条件允许,家长也可以邀请孩子的男女朋友来到家中,让对方知道,这段恋情有家长的支持和祝福。而且,作为父母也能够更直接地和他或她接触,从而有一个更加全面客观的接触和了解,对子女的恋情给出更有效的建议。

  尽快找到可信任的“情感导师”

  在孩子不愿和父母谈起自己恋爱问题时,父母应该及时为孩子找到一位可信赖的情感导师,亲戚、老师、哥哥、姐姐都可以。有“过来人”从旁指导、看护,孩子对待感情不至于盲目、冲动。

  尊重孩子感受避免讥讽

  如果孩子对爱情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或者突然对哪个异性有好感,或者发表一些大胆的言论,家长要尽量表现得不动声色,千万不能对孩子加以讥讽。这会让孩子很难堪,感觉受到羞辱。

  因为在孩子的认知和感受里,他(她)所经历的感情都真实而有价值的,如果他(她)视为珍宝的情感却被父母贬得一文不值,那么对他(她)来说,就等同于自己也被贬抑了。另外,更不能在亲戚朋友面前冷嘲热讽,青少年最爱面子,也最恨父母让他(她)在大庭广众之前丢脸,一旦这样,孩子很可能会想办法让家长丢脸的。比如,故意和家长作对或破罐破摔,以失败的成长作代价来进行反击。    记者  钟成甲